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民政信息 > 县市之窗 > 正文
流浪乞讨人员的保护神——记洪湖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叶朝东同志的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18-11-05 来源: 编辑:

2018年1月18日晚上7点,洪湖市政府会议中心灯火辉煌,座无虚席。“感动洪湖”2017年度人物颁奖晚会在这里隆重举行,在一片歌舞声中,一位身着救助制服,肩披“感动洪湖”2017年度人物彩带的中年男子走上舞台,从市委书记张远梅手中接过奖杯和荣誉证书,他救助洪湖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叶朝东。

叶朝东曾是一名边防部队的侦察兵。1987年,他从部队退役后被分配到社会福利院,2001年到洪湖市收容遣送站(市救助管理站前身)从事救助工作,一干就是18年。18年来,他成功帮助近5千多名受助者与家人团圆,成为洪湖市救助管理站名副其实的业务能手,曾多次获得“市劳动模范”、“敬业爱岗模范”、“最美家庭”、“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

爱岗敬业,吃苦耐劳

“救助是一门技术活,不仅需要热情,更需要技巧,要因人施策、因人施救”。这是他对救助工作的认识和见解。

2014年5月16日叶朝东在巡查中发现夹街头市一建公司巷子里有一个流浪乞讨人员昏迷不醒,身上还有苍蝇在爬,叶朝东首先冲上前去,一股臭味扑面而来,叶朝东发现他左手上缠有铁丝,伤口腐烂,已经奄奄一息了, 叶朝东他迅速将这名流浪乞讨人抱上救助车,直奔市人民医院,挽救了一条垂危的生命。

2016年叶朝东例行巡查时在黄家口镇鱼棚旁发现一名病危老人,他马上将这位老人送往市中医院,经过半个多月治疗后,老人的病情渐渐好转。老人说他名叫龚修文,外出三十多年,有个弟弟叫龚修武,家住湖南南县。叶朝东立即与湖南南县救助站联系,龚修武得知消息后感激万分,感谢洪湖市救助站为他找到了失散三十多年的哥哥,并向洪湖市救助站赠送了一面锦旗:“全心全意、为民解难”。

2013年叶朝东他担任副站长,分管救助工作。从此,他把救助工作当作自己毕生的梦想和追求,坚持每天带班巡查,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风里来、雨里去,从不叫一声苦,从不喊一声累。每年街面救助五百多人次,2018年1月4日叶朝东带领救助员在峰口镇街面巡查,发现一名破衣烂衫的男子追赶小孩,抢了食物,叶朝东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该男子拦住。经询问该男子名叫刘高波,是天门市多祥镇人,患有精神病,并有暴力倾向。叶朝东将刘高波护送到救助站,为他理发、洗澡、换新衣,安排他食宿。2018年1月17日晚上九点多钟,叶朝东带领救助员在西片乡镇巡查返回途中,在万全镇简市街道,发现一名流浪青年,他名叫董俊,京山县三阳乡人,因家境贫寒,婚姻失败,神志失常离家出走。当时董俊饥寒交迫,四肢无力,叶朝东马上为他穿上救助棉大衣,并将救助车上带的食物给他吃,等他吃饱穿暖后,将他护送到救助站,第二天,叶朝东一上班就和京山救助站联系,2018年1月19日叶朝东带领救助员将董俊护送到京山县老家。

救助工作,迎来送往,看似简单。但要真正将他人的“无助”,变成有效的“救助”,这除了要有责任心、有耐心、有爱心外,还要有一套“望闻问切、听查寻辨”的功夫。因为面对的救助人,多半是身无证照、来路不明;或精神有障碍、语无伦次;或语言不通、难于沟通;或年幼无知,无法交流,等等。如何将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无助的人心中,让他们尽快与家人团聚呢!

在叶朝东看来,来救助管理站求助的人都是遇到了难处的,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应尽力帮一帮,“我个人的力量肯定有限,但是只要尽心尽力,也就问心无愧了。”

带着这句“问心无愧”,18年来,叶朝东走村入户,山东、安徽、浙江、河南、江苏等多个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而在他足迹所至的地方,在外漂泊18年多的贺平平(化名)从广东回到了洪湖老家,在洪湖漂泊的14年且身份注销为死亡的男孩熊强强(化名)回到了江西老家,帮助9名身无分文的四川农民工在腊月二十九顺利回家,在外漂泊近10年的吴小娥(化名)回到了山东兖州老家,毫无身份信息的张周(化名)回到了河南方城老家,20多岁就失去户口的洪湖市戴家场镇王小英(化名)再次拥有了户口……

18年来,通过叶朝东和同事们的努力,近5千多名流浪、求助人员重新回归家庭。

创新思路,行业领头

他在长期的救助工作实践中总结出了救助寻亲工作的“三大法宝”。

一是深度寻亲。救助工作最难的是帮助智障、痴呆、聋哑流浪乞讨人员找到家。在长期的救助工作中,叶朝东不断摸索和创新寻亲方法,他总结出口音识别寻亲法、饮食习惯寻亲法、街面游走寻亲法、DNA鉴定寻亲法和人像比对寻亲法,为近一百名智障、痴呆、聋哑流浪乞讨人员找到了亲人。叶朝东将所有滞站对象都进行了DNA鉴定血样采集,特别是与市公安局行政服务中心联合进行人像比对寻亲,收到了良好的效果,2017年10月10日成功为两名走失十四年和六年的流浪乞讨人员找到了亲人,2017年10月19日,湖北中新网进行了专题报道。

2018年4月21日下午5点左右,戴家场镇派出所将一名70岁左右的聋哑大婆送到了洪湖市救助管理站,说是在该镇秦口村委会旁发现的。这位聋哑大婆手提20斤面粉和10斤手工压制面条。叶朝东同志立即开始了为聋哑大婆寻亲的工作。从4月21日晚上开始,在洪湖电视台发布寻亲滚动字幕。4月23日又将聋哑大婆市公安局行政服务中心进行人像比对寻亲,还是没有结果。叶朝东决定以戴家场镇秦口村为中心,在附近乡镇、村开展游走寻亲工作。4月26日上午,叶朝东带领2名救助员,带着聋哑大婆到秦口村游走,秦口村民都说不认识这位大婆。叶站长就将聋哑大婆买的手工压制面条拿出来询问村民,“附近有没有哪一家做手工压制面的加工厂?”村民们提供消息说沙口镇街道有三家这样的加工厂。听到这个消息,叶站长心头一喜,于是,又将聋哑大婆带到沙口镇寻找面条加工厂,然而找到面条加工厂,加工厂人员说这面条不是他们这里生产的,也不认识这位大婆。唯一的线索没有了,怎么办呢?聋哑大婆看见沙口街道一家门口贴着“门神”年画,就对着年画作揖、磕头、根据聋哑大婆的这一举动,叶朝东分析这位大婆可能住在庙里,只吃素食,所以她只买了面粉和面条。这时正是下午1点钟,叶站长安排在沙口街道小吃店吃便餐。吃饭时叶站长故意夹了几片烧肉丝给聋哑大婆,聋哑大婆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这进一步证明她只吃素菜不吃荤菜。午餐后,叶朝东决定去沙口镇和戴家场镇的庙堂寻找,附近的庙堂都跑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大婆的住所。这让叶站长和救助人员怀疑是不是找庙堂偏离了方向。叶站长最后决定回到原点,由戴家场镇秦口村向监利县方向游走。边走边问行至监利县分盐镇官湖埦村旁,一些中老年妇女正在门前聊天,叶朝东问她们认不认识这位大婆?都说不认识。不一会,一位监利县龚场镇在分盐镇走亲戚的妇女过来看热闹,她一眼就认出这位聋哑大婆,她说:“她是龚场镇红星村碧霞庵的”。聋哑大婆看见这位中年妇女后,双手鼓起掌来。下午5点多钟,将这位聋哑大婆送到了“碧霞庵”。

二是整合“朋友圈”、织密“救助网”。从事救助工作后,他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而救助工作范围广、业务量大,如果完全依靠个人亲力亲为,效果非常有限。慢慢地,他养成了多交朋友的习惯。不管到哪里,他都喜欢留下别人的联系方式,从最初的通信地址到电话号码,再到微信、QQ等联系工具,“现在微信更方便,加为好友后有事没事聊聊天,感情好了,以后托别人帮忙找一找人就方便了”。叶朝东说。

叶朝东站为了救助、寻亲工作方便,他建立了站、乡(镇)、村(社区)三级寻亲互动微信群。平时,站内救助的流浪乞讨人员、外地救助站发来的寻亲信息、乡(镇)、村(社区)发现的流浪乞讨人员,都通过该群发布消息。2018年8月20日晚上9:30分,乌林镇派出所送来一名60多岁的大婆,只知道自己姓曹,老公姓谭,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8月21日清晨,一则寻亲信息发布在洪湖市救助站三级救助寻亲微信群里,等待各乡(镇)、村(社区)的回音。晚上9点钟,一群男女老少来到洪湖市救助管理站接大婆回家。据大婆的儿子介绍,他家住新堤办事处柏枝村,母亲名叫曹继香,患有老年痴呆症,20日早晨骑着脚踏三轮去柏枝菜市场卖鸡蛋,回家时可能走反了方向,沿着四桥新公路向前走,一直走到了乌林。母亲走失后,全家人在城区四处寻找,怎么也找不着,正在万分着急时,柏枝村民政协理员来到他家,说在洪湖救助寻亲微信群里看到了他母亲的照片。所以,他们全家人一起到洪湖市救助管理站接母亲回家。

三是懂方言、会相面。由于救助工作的特殊性,很多受助者的信息都是空白,并且也很难问出有效信息,懂方言,叶朝东在工作时多留了个心眼,学习从全国各地来的受助者的语言。“现在我大概能听懂新疆、安徽、青海、四川、河南等地的10多种方言,只要听懂了他们的语言,然后,再通过短视频的方式传送给当地的救助管理站,就能够初步确定受助人员是某个省、甚至某个市的人,帮助其回家的希望就会大很多”。叶朝东说。

会相面则是通过对全国各地人的长相的不同,初步判断受助人员可能来自哪个地方。比如山东人普遍身材高大骨骼较粗,甘肃人则脸型偏长、皮肤较黑,而广东广西个头挺娇小、凸额骨…

2016年12月,110巡警在巡逻时在一桥桥洞底下发现一名冻得瑟瑟发抖、头顶有很长一道疑似动过手术疤痕的流浪对象,及时送往洪湖市救助管理站,刚送到洪湖市救助管理站时,叶朝东就初步否定了来人不是本省人。“这个人虽然不高大,但是骨骼却很粗,脸型也不像湖北人”。后来在询问中,他从其口音猜测是山东人,并最终得到确认。
             延伸服务,打造品牌

街面救助、护送返乡,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想解决流浪乞讨人员不再流浪的问题,就必须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叶朝东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文章,为流浪乞讨人员打通了最后一公里生存通道。螺山镇有个流浪未成年人叫单龙龙(化名),母亲离异,父亲无劳动能力,单龙龙多次流浪,多次被救助站救助。叶朝东就与单龙龙谈心,动员他上学读书,并将他送到洪湖市职业培训学院学习。两年为单龙龙筹措生活费一万多元。帮他寒暑假联系勤工俭学单位。每学期开学为他买齐学习生活用品,护送他上学,单龙龙于2018年6月中专毕业,现在单龙龙在一家企业上班,月薪2000多元。

黄家口镇贺春平外出流浪十八年,护送返乡后户口被注销。叶朝东调查走访,不遗余力地找相关部门在最短的时间为他办理了户籍恢复手续,又为他办理了低保和新农合手续,真正使他得到了基本的生存权。

戴家场镇流浪妇女王小英,因被拐卖,在外流浪十五年,且身患重病。所有身份信息全无。由于一些旧观念的影响,亲戚不愿接收,当地无法安置,叶朝东多次与公安部门、民政部门联系,为其在第三次人口普查中找到相关信息,求助相关部门为他办理了户口本、身份证、残疾证等相关手续,接着又将王娇英安置到武汉同济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并接受保守治疗。出院后,王娇英被安置在当地福利院。(洪湖市民政局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