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民政信息 > 理论研究 > 正文
破解留守难题 打造长幼共融的快乐家园——荆州市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建设成效初显
发布时间:2018-12-26 来源: 编辑: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青壮年劳动力向城市迁徙,农村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大量增加,老人养老、孩子教育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荆州市民政局聚焦难题,率先开展工作探索,以全力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为契机,以养老服务与儿童关爱保护为切入点,大力推进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示范项目建设,探索出一条具有荆州特色的城乡社区治理“新路子”。

一、荆州市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建设基本情况

荆州市是人口流出大市,根据最新数据统计,荆州市有农村留守儿童102961名,困境儿童5004名,留守老人94343名。鉴于此,为破解“三留守”人员关爱保护的工作难题,解决基层服务阵地缺失,功能不完备的问题。2017年,荆州市民政局推出开展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示范项目建设工作,首批建立市级示范点24家,每个阵地建设按照老人和儿童两个区域进行分区,整合原有儿童之家、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和农村幸福院的功能,以党群服务中心为载体,注入组织活力,引导居民参与自治,进一步提升城乡社区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

当前,在市级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示范点的带动下,荆州市其他县市区趁势而上,打造出全县整体推进,以基层工作人员为主导的江陵模式、以点带面,以社会组织力量为核心监利模式、统筹规划以及多点开花,以志愿者为工作主力的石首模式,逐步构建起荆州市老人儿童快乐之家新矩阵。

(一)全县整体推进,以基层工作人员为主导的江陵实践经验

江陵县是荆州市人口最少、地域面积最小的县市区之一,全县共有建档立卡的农村留守儿童5000余人,含9个乡镇,99个村(居)民委员会,省管江北监狱、三湖、六合垸农场在辖区之内。结合实际情况,江陵县率先按照熊河镇熊河村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和秦市乡永丰村老人儿童快乐之家两个示范点,随后按照统一规划,全县各个乡镇进行参照建设。当前,全县共建成并投入使用的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共有70个,助力江陵县完成基层党建“整县推进”三年行动计划的完成。

2017年江陵县获批为全省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的首批试点,江陵县依托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平台,推动全县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机制、构建市、县、乡及村(社区)四级服务体系。与此同时,为更好的推进老人儿童快乐之家能够建起来和用得好,江陵县开展全县儿童福利主任的选拔和培训工作,充分整合村(居)民委员会原有资源,通过培养基层工作人员,保障儿童福利主任的有效运营。

(二)以点带面,以社会组织力量为核心监利实践经验

监利县朱河镇墨斋村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和程集镇廖王村老人儿童快乐之家是荆州市首批建成的两所标准化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监利县人口众多,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近4万人,下辖监利县辖18个镇、3个乡及1个开发区管委会。共有65个居委会、767个村委会。

监利县结合自身实际,以墨斋村和廖王村为示范点,每个老人儿童快乐之家辐射周边5个村(居)委员会,通过开展政府购买服务,委托当地社会组织承接,以人民利益为中心,为辖区居民提供常规化、专业化的服务,全面激发组织活力。通过前期实践,监利县正逐步复制推广此服务模式。

(三)多点开花,以志愿者为主力的石首实践经验

石首市辖2个街道、11个镇、1个乡。共有29个居委会、274个村委会,全市共有农村留守儿童近8000余名。石首市按照成熟一个建一个的工作思路,推进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在平台运作上,自2013年开始,石首市民政局主动联合共青团石首市委和荆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开展暑期“希望家园—留守儿童暑期志愿服务活动”,具有较好的服务基础和志愿者资源。

2017年石首市以基层党建服务平台“整县推进”三年计划为契机,在每个党群服务中心的建设中设计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功能区。在共青团石首市委的支持下、利用节假日、寒暑假等儿童不在校期间,常规化开展志愿服务,形成良好的合作机制和共建机制。

二、荆州市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示范项目建设成效

(一)打造党群服务综合体,切实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服务理念

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既是党群服务综合体的一部分,又是以人民为中心服务理念的外在体现,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建设与实施是党群服务中心、村两委班子落实基本任务、聚焦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服务理念、提升基层服务能力的重要载体与具体体现。

在实地调研访谈的过程中,多数村干部表示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让他们更加有“踏实感”。“踏实感”的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发现村民到村部(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时间多了、人也变多了,村两委干部开展工作有了重要的抓手、老人儿童快乐之家成为其开展工作的“新载体”。据墨斋村建立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前后居民参与数据对比(仅以暑期为例)如图表2-1所示,自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建成使用后,居民生活娱乐、到村部的人数次数明显增多且逐步呈上升趋势。

表2-1 墨斋村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建成后参加活动人数对比表

年限

老人人数

儿童数量

妇女人数

3-7岁

7岁以上

2015年

-

-

30

20

2016年

-

-

18

15

2017年

20

10

50

60

2018年

40

30

180

90

注:2017年8月老人儿童快乐之家投入使用

数据均为实际固定到场人数,未计算累加人次

注:2017年8月老人儿童快乐之家投入使用

数据均为实际固定到场人数,未计算累加人次

从数据显示来看居民前往党群综合体的时间和人数均较以前有所增长,可以说明当前建设的党群服务综合体有较大的吸引力和活动空间,为居民参与活动提供必要场所满足人民群众所需。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极大程度的发挥党群服务中心的作用,提升居民参与活动的积极性,为思想政治引领工作的开展提供良好的阵地。

(二)提升居民参与活动积极性,有序推进居民依法参与共治

要引导居民参与社区共治,就需要先将居民吸引到党群服务平台中来,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之初,充分征集居民需求和意见,在阵地建设上鼓励居民参与。如江陵县永丰村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中,起初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选址建设在党群服务中心二楼,部分村民反映选址楼层较高、儿童、老人参与活动不便,因此,最终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选址选在地下一层,经过综合进行改造,进一步有序鼓励居民表达诉求,从而进一步提升居民的参与感和幸福感。

石首市在开展“希望家园”暑期志愿者活动时也征求了居民的意见,如将时间周期拉长、具体内容的调整等方面,均使该项目的实施得到优化,居民在得到反馈后也积极参与配合“希望家园”活动的开展,部分居民还腾出自己家庭中闲置的房屋供志愿者住宿以及拿出家中电扇为志愿者生活提供便利。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及具体服务的开展均激活居民参与活动的积极性,进而引导居民有序参与社区自治。

(三)盘活城乡社区资源,推动部门协作与共建

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进一步盘活了社区原有的资源,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区工作要发挥社会各方面作用,激发全社会活力,群众的事同群众多商量,大家的事人人参与”。老人、儿童工作是全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各个政府部门都有相应的职责,因此老人儿童快乐之家作为基层服务平台为各部门在服务下沉中提供载体,如江陵县整体推进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工作建设后,各级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纷纷与民政部门开展联合,共同推进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工作;监利县联合检察机关、共青团推进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的探索等。

老人儿童快乐之家有效整合资源,使各政府部门、群团组织、社会力量能够有序参与服务,避免出现职能重叠、资源浪费的情况,有效推进城乡社区治理格局的构建。

(四)优化资源配置,有效引导社会力量参与

社会组织和志愿者作为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得以正常运营的重要力量。在调研中走访长期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志愿者和社会组织了解到,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能够有效的解决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驻点开展工作的“衣食住行”问题,以往多数志愿者中参加长期服务中多住在村干部或村民家中,生活场所就是服务场所,部分预先设计的活动无法执行、加大了活动开展的难度。很多志愿者因此原因不愿继续开展志愿服务,部分村委会也因担心志愿者安全和服务成本等因素出现打“退堂鼓”的现象。

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建设有效的解决这一问题,阵地建成后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开展活动有阵地、日常生活有场所(部分老人儿童快乐之家还设有厨房等设施),优化资源配置,有效的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共建。

三、荆州市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存在问题及建议

(一)部分地方对快乐之家建设重视不够

有的地方认为老人儿童快乐之家仅是为居民提供活动场地,没有将快乐之家与村两委工作和党员活动中心的职责进行有机结合,有的没有制定可操作的运营制度,让快乐之家建起来了没有用起来。

建议进一步提升工作认知。一是,制定责任追究制度。各级党委政府应进一步对服务内容和时间任务予以明确,对未按照要求开展工作的情况予以追责。二是,引导村两委由被动服务抓变为自觉行为。进一步加强和提升村两委开展工作的保障,开展业务能力培训,引导村两委干部自觉开展工作。

(二)村居委员的动员能力不足

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长期运营维护需要专门的人员负责,村干部工作人员数量、工作能力及工作经历均略显不足,随着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逐步增多,场地的管理与服务的组织亟待完善。

需进一步推进多种形式的运行模式。一是引导居民自我管理,村(居)民委员会可引导辖区表现积极的居民参与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管理,通过成立社区社会组织(或微小社团)、志愿者组织的形式进行管理;二是培养基层工作人员能力,村委会、群众自我管理,村委会选派专人负责进行日常管理和维护,定期组织活动,发挥平台功能;三是引导社会组织参与管理,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引导社会组织选派专人负责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管理;四是倡导“公建民营”的服务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运营,但在老人儿童快乐之家的服务功能中设立公益性功能,保证平台发挥的公益性和服务性。

(三)基层工作人员的服务能力和工作积极性需进一步加强

开展“三留守”人员众多、家庭结构不一、临时监护主体复杂、关爱保护任务重,工作重点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基层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以外时间开展关爱保护服务,工作积极性不高。

要进一步推进城乡社区治理工作的有序开展,基层工作人员是重要的力量,因此需要提升基层工作人员的服务能力和工作积极性。一是争取财政在人员方面的保障,基层工作人员任务重、工资报酬低,可通过给予适当的竞争性工作补贴,提升工作积极性;二是开展业务培训,定期开展老人儿童保护工作的业务培训,打造素质过硬、能力过强的基层队伍;三是培养“赤脚社工”,当前专业社会工作者数量少,无法针对性提供服务,因此基层可通过督导、培训的形式将基层工作人员转换为社会工作者,培育“赤脚社工”。

(四)社会组织活力需要进一步激发

社会组织和社区社会组织是推进老人儿童快乐之家工作开展的重要力量,要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形式,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城乡社区治理工作。

一是,制定政府购买服务的规范和标准,界定政府购买主体和政府购买服务承接方的职责,完善购买方式程序和要求。二是,完善政府购买服务的监督和管理体系,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评估,强化绩效管理机制。如《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管理制度》、《政府购买服务财务管理制度》、《政府购买服务绩效评价制度》和《政府购买服务绩效评价指标体系》等制度。三是,各级政府及职能部门,通过制度建设,落实保障措施,加强监督检查,形成常态化和长效化机制。四是,培育社区社会组织,充分引导群众自觉参与性,引导表现积极和有意愿群众成立社区社会组织,进一步补充基层力量。(荆州市民政局福慈科)